中秋小说

繁体版 简体版
中秋小说 > (星际)他不是超爱我吗 > 第35章 三十五

第35章 三十五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“我问你呢!”

通往校外的小路上,道林愤愤道:“哥,刚才你为什么任由那个地球人欺负你。”

欺负我?安德鲁哼笑,左手揉着胸口,右手无力地垂着身侧:“这话只有你你能说得出来。你也觉得你哥我很没用是不是?连一个地球棋子都敢打我。”

这话不算重,至少和安德鲁口里蹦出来其他话相比,挺温柔的。

道林缩了缩脖子,没了脾气:“不是。哥,你最厉害了,从小到大你都最厉害了。只要你想,没人能欺负你。”

安德鲁重重剜他一眼,他越说越小声,但忍了两秒,还是开口:“可是他打你,就该把他抓起来交给军事法庭。”

你还记得地球间谍怎么来的火星吗?安德鲁照着他脑门儿来了个响的。

道林捂住脑门儿:“那你这么包庇那个地球男,你们说什么了?”

说了什么?

他总是捉不住间谍,那泥鳅似的、狡猾奸诈对间谍却接连得手,即将功成身退,带着荣誉返回地球。到时候,安德鲁计划的“扶持夏铎掌权”计划将会竹篮打水。

夏铎说他活该。他明明是奥维家最优秀的年轻一代,未毕业就能带着使团从地球人嘴里抠利益,可以独自追星盗到天王星。但是……

“我算什么东西,能让你屡屡失手,没法抓个现形。”夏铎恶狠狠地说。

“跟我表嫂有关?”

安德鲁瞪了他半晌,没忍住,照他后脑勺又是“啪”一弹指:“哪有这个人。”

道林瘪着嘴,两手一前一后抱着脑袋:“你喜欢她呀。”

喜欢?

安德鲁默然。他喜欢那个地球的夜晚吗。他明明从离开火星开始坐立难安,地球像口油锅,他在油锅上怎么爬都爬不走。他被迫坐在讨厌的地方,和讨厌的人说讨厌的话。他分明讨厌死了。

可是夏铎也说他喜欢。

“你就那么喜欢那副看都没看清的皮囊?”

他没有!

“喜欢到家族利益个人荣誉都不要了?”

他不是!

“喜欢到一遍一遍跟我这么个弃子玩猫抓老鼠,抓了放放了抓?”

他只是想抓住她羞辱她报复她。

夏铎却说个不停,开合的嘴唇仿佛在噬咬他理智的弦。

“如果你这样你才肯好好合作,真妹妹没有,你开个价,假妹妹我可以……”

终于。

弦断了。

他出手,夏铎也出拳。

两败俱伤。

回过神来,道林拉拉他的袖子:“哥。”

安德鲁加快脚步:“任务失败,我自己回去接受惩罚。下次我一定会抓住她,按姑姑的要求拿她祭火星的战旗。”

时光一晃而过,那场有头没尾的间谍诱捕计划稀里糊涂地没了下文,出乎伊泽意料的是,奥维家完全没有借题发挥的意思,甚至一度不再提及间谍的问题。

时局既平,他们便不再严格执行戈恩的损主意了。这是布里的意思,火星不该内斗——虽然在他们管得着顾不上的地方,内斗从未停止过。

“布里啊,你什么时候参政就好啦,你去做总理,用你的爱和包容感化全火星,再感动全地球,多好。”戈恩这样调侃。

希尔就爱听人夸布里,选择性听不懂戈恩的打趣:“那到时候她参加竞选,你必须带着你吉尔德全家一起支持布里。”

布里勾唇:“这个理想目前有点难,但至少我们现在可以给自己偷一份悠闲。”

伊泽深以为然,这次五人聚会后,就立刻遵循自己的心意,推掉了当晚和利益场上的“朋友”的应酬,兴冲冲地回到宿舍,入侵夏铎的房间,美名其曰:“我要看我自己的花。”

夏铎开门看见他,浑身一僵,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让伊泽进来。

伊泽去碰夏铎的手,握了一手潮湿的凉。夏铎背挺得直直的,眼神也直直的,眉心似有若无地立着两竖,注视着伊泽走到窗边。

事实上,自从上次他和安布尔一起被安德鲁找茬后,就总有些魂不守舍似的。

可惜,那天发生了什么,安布尔也说不清楚,她被安德鲁轰走后,想过求助保安的,可惜道林在旁虎视眈眈,没成功,等一边电话通知伊泽一边折回去的时候,夏铎和安德鲁的沟通也差不多尾声了。说到底,她只看见夏铎和安德鲁举止略有逾矩的亲近,然后夏铎就揍了安德鲁。

可这说明不了什么。

“花还没开。不好意思。”这句话夏铎已经说成习惯了。

那盆蒜苗被养在书桌前的窗台上,在阳光的照耀下翠绿翠绿的,长势喜人。不知怎的,看着它生机勃勃的叶片,伊泽脑海中总浮现出两只胖胖的蝴蝶形象,只是胖蝴蝶被夏铎养得太好太肥了,悠哉悠哉地扑扇着翅膀,飞不起来。

伊泽自然地走到书桌前,拉开夏铎的椅子坐下:“哦,不要紧。”他想看哪朵花夏铎还不知道吗?

夏铎抿着嘴想了想,从门口走过来,端起花盆塞给伊泽:“你拿回去养吧,我养不了。”

伊泽接过来,夏铎肉眼可见地松了口气。

嗯?伊泽拿着花盆,身体倾过去。

夏铎立刻又紧绷起来,双手垂在身侧,悄悄攥成拳。

伊泽挑眉,把花盆放回窗台上:“说好你养就你养,有困难不要逃避。”他顿了顿,没等到夏铎开口,略略失望,“不过可以跟我说。”

意料之中的,夏铎没说什么,只是“嗯”了一声,视线淡淡瞥到一边。

都怪安德鲁。伊泽恨恨地想,都怪他,让夏铎对自己都这么紧张,一句话说不到就想走。

伊泽握着夏铎的手晃了晃,夏铎依旧没看他。

“跟安德鲁有关?”伊泽捏紧手,“你跟他什么关系?”

夏铎奇怪地瞥他,摇摇头:“没关系。”

那就是有关。伊泽猛地用力一拉。

惊慌瞬间爬上夏铎的脸,他张着手在空中抓一下,什么都没抓住,低低地“啊”了一声,栽进伊泽怀里。

伊泽揽住他的肩膀,就俯身凑过去,吞下他的惊呼。

上次的吻有些粗鲁,伊泽事后回忆起来,也觉得有些遗憾。这一回他尽量温柔,细细地、慢慢地品味。软软的舌像洞穴中的小蛇,灵活的从一个缝隙探头,摩挲另一个缝隙。

夏铎的唇抿得很紧,伊泽舔了半天都没能撬开一丝缝隙。还有一双手抵在两人之间,一次次推伊泽不成,反而像搔痒,像在伊泽心中煽风点火。

只是唇上那点温软越发不够了,伊泽于是张开嘴,牙齿轻咬。

那双唇根本是严防死守的城门,就是叩不开。

伊泽有些恼了,松了口看夏铎一眼,地球青年白皙的脸颊已经红得滴血,两眼泛着濛濛的水汽。可表情淡淡的,没有厌恶,琥珀似的眼睛也紧紧盯着伊泽,只有伊泽。

伊泽求而未得的不悦轰然消散。

害羞嘛,矜持嘛,还怪可恶的安德鲁,可以理解。

吻重新落下来。

夏铎还想抵抗,扭了扭身子。

伊泽按住他肩膀,一只手顺着他紧窄的腰滑到背后,摸到他光滑的后背上浅浅的窝。怀中人胯抵在他腰腹下,顿时僵住了,呼吸变得急促,像痒痒挠一下一下挑动伊泽的心。

伊泽忍不住捏了捏他腰上软肉。

可能是不小心手劲儿大了一点?夏铎一下子张开嘴想叫。

伊泽当然是趁虚而入。

刚才你挑逗我,现在是我占有你,你没有退路。

温柔是什么?耐心是什么?都不记得了。伊泽雄赳赳气昂昂地在新战领的地盘巡游,夏铎拼命仰头侧头想躲避,都被伊泽按住了,加倍地报复回去。

几次失败,夏铎便也接受了,原本抵在胸前的手从伊泽腰侧绕过,环住伊泽宽阔的背,嘴唇含住伊泽的下唇,回以激烈的吻。

这就是火上浇油了。

伊泽深吸一口气,鼻腔里满是幸福的兰花香,灵魂仿佛都要出窍了,可拥吻愈发深入。一张小椅子大约也难承受两颗炽热的心碰撞,几次摇摇晃晃。伊泽索性抱着夏铎一起站起来,往床边扑。

谁知胸前忽然一股巨大的推力将他狠狠撞开。

刹那间离体的灵魂跌回身体。

伊泽愣怔之间,却见夏铎已经扶着墙,佝着上半身一边干呕一边咳嗽。

“和我接吻,是这么恶心的事吗?”伊泽摸摸嘴唇,震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夏铎呕完了,撑着墙直起身擦擦嘴:“你太粗暴了,顶到我舌根里面了。”他嗓音有些沙哑。

哦,触发呕吐机制而已啊。

伊泽不等夏铎站直,双手穿过夏铎腋下,捞起他继续未竟的侵略。

夏铎喜欢他这样的,对吧?一定是喜欢的,不然他怎么都不抵抗。

这一回却有点索然无味。夏铎还是夏铎,腰身一样细瘦温软,双唇一样水润,身上一样沁人心脾的香,也仍然没有拒绝,只是说不出哪里不对。

哦,“不抵抗”,只是不抵抗。他能不能主动点?

伊泽最后在他唇上咬一口,松开夏铎。

夏铎于是只站着,和他半步相隔,雕塑般静静凝视他。

这算什么。

伊泽心里闷闷的,好像有只拳头砸在这里。他重重吐气,转身出门。

“所以这就是让你今天喝了两瓶闷酒的原因?”苏玛按住伊泽的酒杯,“你把人亲吐了。”

酒吧里灯光晦暗,苏玛像黑夜里的狡黠猫,带着美瞳的金棕色眼睛亮亮的,亮得伊泽无法无视。

这么说就太丢人了。伊泽捂着眼睛点点头。他一向认为自己吻技很好,以前都是人人夸赞的。

苏玛很收敛地掩唇,笑从月牙似的眼睛里溜出来。

伊泽郁闷地又灌了一杯:“别笑啦,我是让你给我出主意的。”

旁边捧酒瓶的姑娘赶紧跑来续杯,琥珀色的酒液在暧昧的灯光下潋滟。

“你要我站在对他好的角度上想,那我问你,你对他有几分心?”苏玛目光悄悄地睨到倒酒的女侍身上,示意她给自己也添一点,“男人的心,能当多少真。”

伊泽皱眉:“你什么意思。他一个地球人,我能为他专门来问你,能想着怎么对他好,你说我有几分心?当多少真?”

忽然,倒酒的姑娘手一颤,昂贵的琥珀色一下泼到她自己身上。

伊泽大度地没有追问她的失误撒掉了多少钱,苏玛便也不当面训斥她什么,只叫她赶紧退下。

姑娘羞红着脸,抱着酒瓶跑开了。

苏玛望着她的背影,抿了抿唇,提议道:“你们不是快要放假了,要不带他出去散散心吧。”

伊泽:和我接吻是什么恶心的事吗?

夏铎:你心里没点数吗?(划掉)

伊泽,有一朵桃花还没开就被他踩烂了。

作者有话说

第35章 三十五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