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秋小说

繁体版 简体版
中秋小说 > (星际)他不是超爱我吗 > 第20章 二十

第20章 二十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“带她去哪?安德鲁,这么久不见,你现在的品味都降低到欺负路边小姑娘了?”

戏谑的男声从他们背后传来。

“军队办事,谁敢多管闲事?”安德鲁面带愠色地转身。

夏铎没等看清来人的脸,脸上所剩无几的血色又消了几分,忙趁安德鲁分身之际蹲身钻出他的臂弯,却往他身后藏。

伊泽大步走来:“哪来的军队?办的什么事,需要调戏小姑娘。”

他找夏铎一个人稍微难,但是找“一群气势汹汹的实习军人”却要好找很多。只是没想到找到安德鲁,对方却在强迫一位穿白色吊带裙的姑娘。

等等,那姑娘见到他怎么反而像躲瘟神似的?头也低得都快埋进胸里了。

伊泽把疑惑藏在心里,冷冷瞥一眼拦住他的毕业班学长。

学长心虚地瞅瞅安德鲁。

安德鲁皱眉瞄一眼身后的夏铎,一把将他拽到身侧:“我抓到了这个地球间谍,正准备带走去审问。”

“她怎么……”伊泽话头猝然断在嘴里,瞳孔地震,“夏铎?”

夏铎听见他喊自己名字,猛地晃动身体,试图挣脱安德鲁的桎梏。可他细胳膊细腿小身板,这样的挣扎根本无济于事,就像被人反剪双翅的小鸟。

戈恩曾形容夏铎的漂亮是“貌若好女”,伊泽深以为然,也无数次幻想过夏铎是姑娘的样子,必是个长发撩人、冷艳孤傲的美人。“她”可能像摩根一样,喜欢佩戴奢华名贵的宝石,再用美貌令一切珠翠黯然;也可能会和布里一样,偏典雅端庄的的高领长裙,举手投足都是高贵。

总之,应当是只可远观的。

但他身上裙子的款式却更像苏玛的风格。下半身的裙子一直拖到脚踝,但从大腿根再往下大概一个手掌的地方开始,下裙全部是镶着蕾丝花的纱裙。但这样的纱遮不住下半身,反而像是犹抱琵琶半遮面,勾起人窥探裙下的大长腿的欲望。上身的领口也开得极低,深深的v字几乎要开到肚脐,蕾丝花边空悬在他平坦雪白的胸脯前,大片大片地露出同样白皙的手臂、肩膀、后背,一时竟晃得人分不清人和衣服哪个更亮眼。

如果不是看见那双泛红的眼眶里,迸射出熟悉的倔强和怨恨,伊泽几乎没法相信这就是夏铎,和他一个屋檐下住了四分之一火星年、半个地球年的人。

夏铎竟会有这样柔弱又魅惑的一面吗?

伊泽喉咙发干。

“他是间谍,你有什么意见吗?”安德鲁嘴角勾起一个毒辣的弧度,手不安分的从夏铎小腹往斜下方摸。

伊泽站不住了,却被两人一左一右拉住,眼睁睁看着安德鲁把一枚芯片卡进裙摆上的一朵蕾丝花里。

“这就是证据,你想包庇间谍吗?”

见过耍流氓的,没见过这么流氓的。

伊泽气笑了,双手用力一挣,拽着他的那两人瞬间被他撂倒。

夏铎微张了张嘴,但咽下所有声音。他和伊泽的视线一交汇,便歪向斜下方,似乎目有所指。

噢,他在看安德鲁腰带上的家徽。

伊泽福至心灵,眉头舒展:“安德鲁,你这么多年在军校里,没有学过‘士可杀不可辱’,作为总理的长子,也没学会审时度势、不可妄动人质吗?”

安德鲁脸色蓦地冷下来,瞬间别着夏铎的手将人摁在墙上,转过头看着伊泽时,身上的杀意重得周围人大气不敢喘。

“我需要你们几个一年级的小子教吗?”安德鲁嗤道。

有一瞬间,安德鲁的同伴们都萌生了退意,彼此对望,才想起来安德鲁是自己人,重新气势汹汹地站定。

伊泽的怒气也隐隐发作,他捏捏拳头,骨节咔咔作响:“我看着奥维总理的面子上,才来提醒你一下。不然别人以为我们第一军校‘优秀毕业生’只优秀在出身,就不好了。”

奥维家主战,可奥维总理还是迫于形势,作为火星代表之一亲自签署了火地停战协议。

安德鲁气笑了,但也真的没再拿犯人一样拿住夏铎了。

“你拿我姑姑威胁我?伊泽,这可不像你,以前你还知道堂堂正正和我打一架。”安德鲁猛兽似的眼里闪着凶光。

这招算是跟夏铎学的,果然好用。

伊泽懒洋洋地弯弯眼睛,也慢悠悠踱到夏铎跟前:“是呀,以前都打过了,何必再跟手下败将再来一次?”

安德鲁脸色几经变幻,最终还是把芯片抠回手里,“伊泽,你自己太天真了。他不是夏寅的老大老二,夏老三是个姑娘。地球就送来这么个冒牌货,出了事,也不会有人追究火星。”

伊泽知道安德鲁这么做无非就是想告诉他,夏铎是不是间谍,他们可以说了算。

个头!

“他的血统通过了火星的检测。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分不清男女。”伊泽嫌恶地盯着夏铎腰上那只属于安德鲁的手,重重道,“但现在,他是我的人,请你离他远一点。”

夏铎蓦地抬头。

“哦?”安德鲁冷笑,“你的人?他承认吗?”

傻子都知道这时候得承认,但伊泽却被这一问问得心虚了几分。他赶紧瞄眼夏铎,满眼期盼。

夏铎薄唇紧抿,一双眼睛不甘地睁大,视线呆呆地投向伊泽,满心的痛苦委屈从眼睛里溢出,成了脸颊上的一道水痕。

那滴珠泪仿佛砸在伊泽心上,震得他心肝轻颤,忍不住大步上前,一把抓住夏铎,企图推开安德鲁。

“他没有承认。”安德鲁一手环着夏铎后退,一手挡隔。

“人被你挟持,他都没有否认,还不够说明情况?”伊泽冷哼,一拳砸在安德鲁右臂麻筋上。

这一招哪怕在面对体术教官时,都是伊泽的必杀技,可安德鲁饶是被揍得面目扭曲,却生生忍住没有放松,左手快速加固锁紧夏铎。

安德鲁余光瞥见夏铎脉脉凝望伊泽的眼神,妒火唰地烧着了他整张棱角分明的脸,他几乎咬着夏铎的耳朵质问:“你想默认吗?你当自己能做他的人?你以为你在潘德拉贡家里能做个‘人’?”

夏铎死死咬着嘴唇,血珠洇出,他说不出一个“能”。

安德鲁陡然加重的手劲足以说明他对这个回答的愤怒。

“这轮不到你说了算。”伊泽低低怒吼,“他是我的人。”

“你别以为了解这个地球人。你根本不知道他是怎么来火星的,”安德鲁察觉到怀里的人终于开始颤栗,嘴角一咧,“你知道我是怎么认识他的吗?”

能怎么认识?伊泽心里的无名火也烧起来了。

夏铎猛地扭头看向安德鲁,他们两离得那么近,以至于夏铎的脸几乎贴上安德鲁的唇:“不要说,求求你,别说。”

伊泽愕然。夏铎何曾哀求过谁,哪怕他被困在悬崖上、随时可能死亡的时候,他都是一副从容淡定的样子。夏铎,他不是永远不能被拿捏的吗?

安德鲁却得意地扬眉:“我才知道,他是什么东西。他是我……”

“他是我的人!”

伊泽的拳头快得只有残影,狠狠落在安德鲁脑门儿上,把他后半句狗吠堵回肚子里:“他是你总理姑姑亲自签字盖章接受的,是我潘德拉贡家亲自接来火星的,是克劳利校长盖章认证的我校学生,他!是!我!的!人!”

安德鲁被打得眼冒金星,生生后退三步,直到狠狠撞到墙上,手上的力道自然也松了。

“他首先是个人。”伊泽甩甩手,“听不懂话就回幼儿园好好学学。”

事情发生得太突然,安德鲁的同伴们谁都没有反应过来,眼睁睁看着比伊泽还高大一圈的、野兽般的青年砸在墙上,缓缓下跪。两只筋肉发达的胳膊再箍不住瘦弱的地球人,一边软趴趴的一次次想撑住墙,一次次站起来一点点,又因为使不上力而继续跪倒。

“安德鲁!”终于,离得较近的卢卡斯?史密斯惊呼一声,疾步上前扶住摇摇晃晃的安德鲁。

安德鲁的视线逐渐清晰,但仍未完全缓过劲,倚靠在卢卡斯身上,徒劳地伸手向前抓——夏铎已经被伊泽拉进怀里了。

“哎呀,”伊泽故作抱歉,“不好意思手重了,我以为这对优秀毕业班学生来说,只能算挠痒痒。”

安德鲁气得牙齿咯吱响。

夏铎弯腰捡自己的衣服和坏掉的通讯器,伊泽等他捡完站好,帮夏铎理一理裙摆,特意掸两下被安德鲁碰过的地方:“这条裙子挺好看的,我替夏铎谢谢你了。今天时间不早了,下回见面,我也送你一套。咱们两家就该交好,礼尚往来嘛。”

他在反过来敲打安德鲁。事情闹大了,奥维家别想讨到好。

伊泽余光看见安德鲁脸冒绿光,强撑着推开同伴的搀扶,心情大好,挽着夏铎潇洒离开:“走,酒苏玛已经给咱们准备好了。”

夏铎已经披上自己的衣服了,只是被挽着胳膊,衣服就往后滑,露出一边恍若削成的肩膀。细细的吊带就像礼物上的缎带,看得伊泽两颊发烧,心跳加速。

夏铎若真是女孩子也挺好的。伊泽想。

可是他这样漂亮的一面居然是安德鲁先发现的,真讨厌。

伊泽帅一回,嘿嘿。

伊泽本人的性取向是双偏异,在我最初的设定里是因为看见夏夏女性化的一面开始心动。不过现在如大家所见,改了。

没改的地方是,夏夏以为伊泽是因为见到他女装把他当女生追,痛苦。夏夏对这种行为非常敏感,十年怕井绳的那种。当然他没有歧视女性或者觉得这个性别不好,他生命中最重要的、善待过他的人,基本上都是女性,但是他不希望自己的性别被否定或模糊,他是男生也没有错,为什么总要让他做个“女生”。可怜的夏夏。

安德鲁会遭报应的。

作者有话说

第20章 二十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