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秋小说

繁体版 简体版
中秋小说 > (星际)他不是超爱我吗 > 第1章 一

第1章 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伊泽迷迷糊糊醒来,听见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,一下子清醒了不少。

他摩挲了一下身旁皱巴巴的床单,摸出一枚纽扣,不禁想起昨夜的狂风暴雨。

不,那是春夜的风雨,暴躁而温柔。雨露恩泽,伊泽本想温柔,只不过遇上那样的硬家伙,他不得不跟着硬起来。

这么想着,伊泽忍不住勾唇,抓起床单仔细嗅嗅,上面还遗留着一股独特的冷香。

初见那家伙的时候,伊泽就被这股迷人的冷香勾了魂儿。后来在班上装作笔掉了,路过全班唯一一个来自地球的学生身边时,弯腰捞笔,偷了一大口馨香。

“那是兰花香,地球才有。”他的好哥们戈恩勾着他的脖子,强行把他的魂儿勾回来。

原来这就是兰花。伊泽想,想着请火星植物管理局的局长吃顿饭,能不能弄盆地球花来。

戈恩嘚瑟地凑到他耳边:“但是我能调配出它的香味。”

伊泽摇摇头,兰花兰花,孤兰生幽园,众草共芜没。

调配出来的永远不是花香。

这么想着,浴室的水声停了。伊泽望着浴室的雾玻璃墙,里头那个修长的身影抬着胳膊,大约正在擦头发。那头秀发堪堪过耳长,但绕在手指上的时候,却让伊泽相信了世上真有“绕指柔”——虽然头发的主人不承认,所以伊泽当时堵住了那张嘴。

伊泽忽然感到口渴,起身走向浴室,转了一下门把手。

门没锁,伊泽窃喜:“哟,你以前不是总把门锁得死死的么?” 但他没有开门。

清冷的声音穿过门板,变得闷闷的:“有什么意义呢?你们火星人不要脸。”

“你说错了。我要脸,”伊泽摸着侧颈上的咬痕,笑了,“如果不是我这张脸,我们俩会有昨晚么?”

里头的人不说话了,伊泽隐约听见一声叹息,随后是门把手转动的“咔嚓”声。

夏铎拉开门,澄澈的琥珀色眸子瞬间阴沉了几分。

但落在伊泽眼里又是另一般风情。美人出浴,头发还是湿的,水珠顺着发梢缓缓滑过他秀美却过分苍白的脸颊,躲开嘴角嫣红的血痂,顺着半敞的衬衣滑进锁骨里。

湛蓝的军校校服披在身上,清秀的脸庞多了英气,清癯的身形只剩下挺拔。哪怕衣服上没有任何珠宝或金银点缀,他本身就是最昂贵的珠宝,说不出的贵气。

只可惜,那么秀色可餐的脸上没有一丝微笑,眼神冷冰冰地戳在伊泽身上,无声地催他让路。

过路怎么能不收点过路费?

伊泽噙笑盯着他锁骨窝里那滴清水,以及清水下的一片娇红。想着纯白衬衫下还有更多的艳色,伊泽伸手搂他的脖子,想讨点甘霖滋润一下干涸的喉咙。

夏铎歪头躲开,面无表情。

伊泽立刻猛虎扑过去,他是军校的学霸,放在正规军里也是中上水平。

夏铎皱眉后退一步,手撑向左侧的洗脸台。他看上去从容不迫,但伊泽心里暗喜——夏铎身后空间有限,最后一定会被他压在马桶上,然后……

“昨晚你不是乐意的么?”伊泽笑嘻嘻上步,他已经闻到他发丝间淡淡的兰花香气了。

夏铎不答,左手挥出,快如闪电。

伊泽敏捷地攥住,才发现他抓着一只空杯子。

杯里原本的水照脸泼来,伊泽双眼微有刺痛,嘴里尝到了一点牙膏的清凉。

然而不等他抱怨,夏铎右拳已经砸到他肩窝了。整套动作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。

伊泽猝不及防向后栽倒,眯着眼睛惊慌地摸索墙,最终还是夏铎左手回收把他拉回来的。

站稳后的伊泽心情复杂,比起难受,对方的力度更让他骇然。

他比高夏铎一个头,块头也远大于夏铎。莫说身材在对打中的压倒性优势,同等级甚至块头比他大的对手也鲜有能打痛他的。

可夏铎看上去那么瘦弱,总被嘲笑是不是女扮男装混进来的,原来都是他装的!

眼睛里的刺痛渐渐减轻,伊泽看着夏铎绕过他走回床边,心里忽然有些委屈。

他为什么连他一起骗了?

莫名的恶念涌上心头,伊泽头脑发热,嗤笑一声:“你昨晚是跟我交易?”

夏铎没有理他,附身摸索床上,又看看地面。

昨晚衣服领口被绷掉了一枚扣子,那是枚贝壳扣子,地球特产。也许在火星上价同白银,但对夏铎来说,这枚贝壳扣子不值一钱,亦是无价之宝。

母亲说,她小时候,地球的海边有好多好多贝壳,孩子们可以随意拣拾,但因为太容易得到,又经常随手扔掉。她遇到父亲的那天正在海滩上捡贝壳,所以她保留了那枚漂亮的贝壳,细心地做成维持儿子体面的纽扣。可惜她也成了一枚贝壳,所以被父亲随意丢在一边。

“我给你付酒钱,所以我们一度春宵,今天没付钱,所以你不干了?”恶语甫一出口,伊泽就后悔了。但最失败的挑衅莫过于被无视,伊泽不甘心失败了还要道歉。

夏铎慢慢攥紧拳头,缓缓直起身子。他找不到那枚纽扣了。他不想做那枚贝壳。

昨晚只是意乱情迷,是他多喝了一杯酒。

也许是酒里有什么,夏铎对自己说,不然他怎么放任自己和火星人嘴唇贴着嘴唇、胳膊揽着彼此,让两个结实的胸膛靠在一起,听两人的心跳一起“咚咚咚”地狂跳?以至于最后,被翻红浪,珠泪侵衾。

但夏铎清楚,苏玛给他的酒绝对干净。他望向窗外,阳光和熙,惠风和畅,他轻闭了闭眼,深深吸气。睁眼时,伊泽的影子已经压在他身上:“还是说,你想否认昨晚你很快活?”

夏铎凝视着伊泽蓝宝石一样的眼睛,那双眼睛可以温柔似水,也可以狠戾如鹰。夏铎彻底冷静不下来了:“问我做什么?你不过折了花枝把玩,你得到花,花没得选。”

你说我强你!伊泽怒了,他怎么可以,否认他的情,再否认自己的情?

夏铎错开他的视线:“让让,我要补衣服。”

“你穿我的,比你那臭水沟里带来的好不知道多少倍。”伊泽重重地呼气,到底是他的错,他认栽不认输,“我没有针线借你。”

他有。

两人都没有戳破这个谎言。

伊泽转身找来衣服,就看见夏铎已经翻出床头柜里的针线包,提着领子缝扣子了。他愤而将衣服扔到夏铎头上。

夏铎淡染拿开衣服:“上次我帮你缝衣服了,这次算你还我。”

伊泽哼一声。他哪儿来的扣子?偷眼看去,原来他拆了最下面的来补上面。反正衬衣下摆要塞进裤子里,看不出来。

“那你也脱了缝,小心扎到自己。不想裸可以先穿我的。”

“不用。”夏铎已经缝好了,洁白的衣领立起来,将颈上红梅春色遮了个严严实实,“上课去了。”

伊泽凝视着他的背影,原本平平无奇的校服罩在他单薄的身上,愣是勾勒出一个完美的轮廓,令人想入非非。可那道背影又是如此孤独而倔强,无言的拒绝了一切肖想。

口袋里的贝壳纽扣硌进伊泽手心,他更用力地攥拳,可已无法将拳头攥得更紧,一股恶念油然而生。

他从不逃课,但今天他非常想逃,而且要拽上另一个从不逃课的人一起,逃他们最严厉的教官的课。

不过这个念头最终还是被熄灭了。他和夏铎踩点赶到荆棘号战舰,还是没逃过一顿罚。

“你们两个怎么回事!打架了?”冯教官指着两人脸上的淤青横眉怒目。

伊泽正要照着腹稿撒谎,夏铎已经坦白了:“报告教官!伊泽试图阻止我上课,我不得不采取行动。”

傻瓜啊你!伊泽恨不能跳起来揍他,教官在前,他只能睁大眼睛瞪夏铎。

想“刀山火海”别拽上我啊!而且我不怕记过,你被记过三次可就得滚回地球了。

“报告教官!是我以为夏铎错拿我的东西,没解释清楚就动手了,误会一场。我负全责。”伊泽紧张找补。

一直无视他的夏铎终于松动了紧绷的表情,施舍了他期待已久的一瞥,琥珀色的眼眸里波澜起伏。

冯教官目光如炬,明察秋毫,一眼看破其中有古怪,但夏铎的视线从伊泽身上收回来后,便回到以往古井无波的样子。虽然不愿意承认,但冯教官自觉无法通过教学许可的手段从他身上撬出半个字。

地球人,阴沟里的老鼠,弱小却难缠。

伊泽悄悄在裤子上擦擦手汗:“报告教官,我申请自罚十公里热河。”

热河是环绕军校的“护校河”,水温三十九度。初下水还算舒服,可是游一会儿就会发现,自己是只煮在温水里的青蛙。

游河八公里是寻衅滋事的惩罚,被戏称为“下火海”。理论上这个惩罚只针对闹事者,不过往往被“寻衅”的人也会犯点需要游一两公里的事儿。伊泽的意思很明确,责任他背,不要罚夏铎。

“批准,下课后去。”冯教官眉宇舒展,年轻人打打闹闹很正常,伊泽乐意背整个锅,说明俩人矛盾已经解决了。

看,我就知道,坦白从宽,冯教官会按校规批准他的请求。

伊泽嘴角不自觉上扬,再看夏铎,这个地球人的侧脸与正脸一样,像婉约的姑娘。眉骨柔和,睫毛长翘,鼻梁高挺,只是两颊瘦了点,以及没有看他,哪怕余光也没有。

我刚才英雄救你了耶,都不感动一下吗?

仿佛听到了到伊泽的腹诽,夏铎排队上战斗机时路过伊泽身边,突然蹲下系鞋带。

“这次谢谢你,下次不必这样。”他声音不大,但恰够伊泽听清。

伊泽莞尔:“这可以……”抵一杯“酒钱”么?

话未说完,夏铎已经起身走了。

走了……

本文存稿充足,无特殊情况每天晚上六点更新,可以放心入坑。

发出来之前,我的一位直男朋友帮我看文,我告诉他从哪里开始可以不要从头看,然而他坚持从头看,而且只看了开头,并且评价:男生第二天如果发现伴侣是夏铎这种态度,会自我怀疑的!没事,咱伊泽自信方面全火星第一。

作者有话说

第1章 一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分页内容获取失败,退出转/码阅读.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123456